首页周鼎文介绍名师访谈



怎样认识父亲?(上集)——周鼎文家庭系统排列访谈录

   孩子就像家里的一面镜子,家庭里未解决的问题,甚至会影响到无辜的后代。——周鼎文?
  关于家族系统排列,它是一个以系统的整体观点来看待生命。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他自己单独一个人,有时候我们会感觉到跟周遭的人尤其是跟亲近的人有联系,而且关联非常紧密、环环相扣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他不是单纯只是一个生命的长大,他跟周遭的家人从小到大都受到很深刻的影响,跟他生活、情感都是有关联的,这是一般我们就知道的。

  但在家族系统排列看到更深的或是比较特别的地方是,除了这些情感上,只要属于我们这个特殊的、特定的,在这个家族系统里面的特定成员,特别强调的是,他就有一个位置属于这个家庭里面。

  这又分成两部分:一个是血缘关系、一个是非血缘关系。

  血缘关系里面的人,有时候我们小孩出生没多久,可能两、三岁就过世的孩子;或者是发生一些事情、可能他的行为不被家里面接受、或是发生一些命运上不寻常的痛苦事情,然后家里面把他遗忘、排除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见,对家庭里面会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

  另外,非血缘关系,就好像刚刚举例说:家里面某一个前任的伴侣关系,例如:以前有一个情人在一起,后来因为特殊的命运分开了,可能是战争或是搬迁…等等,可是彼此之间没有一个好的分手时,前面这个伴侣在整个系统来说,他也占有一席之地。

  以我们看人类活在这个系统里面,就好像一个太阳星系里面一样;毎一个人在这里面都要有一个位置。如果在太阳系里面,其中一个星球不见了,这个太阳系整个会大乱。在家庭里面我们很难察觉到这个部分,通常较易察觉的是表面的情感、互动…等,但在背后的系统所要求的完整性,会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力量的影响。

  系统的完整性就是:只要属于这个系统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他生命里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有权利属于这个系统。

  当某个属于这个系统里的人被排除或是遗忘了,就造成了失序。
  例如曾有人邀请我到台东跟原住民工作,其中有一位先生之前就酗酒,有时候酒喝太多,家里的照顾就会出问题,后来我们透过家族系统排列这个方法,替我们找到:原来在他的生命里面,他自己的父亲酗酒。因为爸爸酗酒,没有照顾家里,后来就被妈妈赶出去,在这个家里爸爸的位置就空缺了;这孩子并不是看到爸爸喝酒而模仿他,而是因为这空缺的位置,需要有一个人来填补。

  因为系统是要完整的。爸爸的位置本来应该由爸爸来填补,但是他做了一些事情,让家人把他赶了出去,孩子就去填补这个位置,根据观察,填补位置的人很容易就会重复前面一位的作为。所以这位先生的爸爸酗酒,儿子也一样,好像在心里面不知不觉对父亲的缺乏,慢慢的让他取代了父亲的位置,继而跟父亲做同样的事情。如果在家族系统里,原本应属于这个位置的人被排除了,代替他位置的人会产生相同的命运跟行为。

  这个方法很特别是,在家族排列里面的成员,是在现场临时找一个人来代表。我们当时找一个人代表那位当事人的父亲,虽然代表并不认识那位父亲,但是代表却可以感受到他心里面的感受或是内在的历程。我们让这个人代表父亲的时候,因为当事人很小就失去他的父亲,现在有这个机会重新的看到他的父亲,然后我们在排列中让他和他父亲,在心里面有个和解。

  虽然他的父亲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当自己有机会在心里面跟父亲和解的时候,同时他也有个机会让自己退回到孩子的位置。也就是父母亲之间吵架,让妈妈恨爸爸,而孩子被卷入这场战争,家族排列法让孩子有退回到孩子位置的机会。当事人在心里面跟爸爸和解,然后把爸爸重新带回到他心里面,给他一个位置。

  家族排列中位置很重要。它是一个心理的位置;即我们在心里面对我们共同的系统中所有成员,都有个应属的位置。不管他是活着还是过世,或是被排除了;都因为家族排列而有机会重新被带到原来应有的位置。这个时候在当事人心里面的位置就重新被调整了。

  这次工作坊结束后,过了几个月,我再度被邀请到台东工作,这位当事人告诉我,在上次排列过后,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喝酒了。他现在过的很好,也找到一份工作;因为他不需要再去取代那个空缺的位置,所以他也重新回到他的位置,可以做他自己。

  从中我们看到,有时候空缺的位置是系统里面某些人被排除了,而这些人我们很难去察觉。当我们陷在里面,就会不知不觉做一些原本不属于我们,而是所取代的那个人的一些行为跟生活模式。

  再举例来说:第一种,在家庭中某一个被排除的家人。例如:有一对父母亲过来,他们的儿子不跟他们说话,儿子目前大约18-20岁左右,自己搬出去住,已经两三年都不跟家人说话,尤其跟爸爸;所以妈妈也很担心。参加家族排列之后发现,原来父亲自己的哥哥,小时候跟他去玩水,哥哥在父亲的面前溺水而死。

  在父亲当时的心里面很难过,持续到现在,使得他心里有个动力,是希望能跟哥哥一起死去,因为他觉得对哥哥的死很愧疚。在排列中我们看到当父亲被死亡的力量拉着,无法真正看到他的家人,这个小孩跟父亲的关系就无法亲密;我们让父亲去看到哥哥的过世,然后在心里真正的表达对哥哥命运的尊重,他无法去拯救哥哥,也重新的愿意去接受哥哥的死。

  从哥哥那边,他也了解到哥哥希望他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在重新有个好的和解时,他也好像从哥哥那边得到力量,就像是哥哥准许他好好活下去一样。然后他就能转过身来看到他的儿子,儿子也开始可以跟爸爸靠近。

    记者:他儿子没有参加吗?

  特别的是,在家族排列中不用每个人都参与,只要关键的人在就可以了,其它成员可以用现场成员代表。

  我刚刚说到,在这个排列结束后,过了几个月,我们接到妈妈的电话。当时已经过了爸爸节,她跟我们说:我儿子在爸爸节那天打电话回家,约爸爸跟他一起吃晚饭,还特别买一个礼物送爸爸,祝爸爸父亲节快乐。

    记者:那是因为爸爸回去之后有做了些什么事情吗?

  这就是家族系统排列中重要的部分。因为父亲被哥哥的力量拉扯的时候,他完全无法看着他的儿子。所以这家庭中隐藏的动力是,爸爸被死亡的力量拉着,儿子站远远的,可能想离开这个家庭;这个力量造成现在的状况。

  可是排列让他们有机会可以重新调整。当爸爸在心里面跟这力量和解,这股力量就从拉扯转变成支持父亲回到这家庭的力量;我们是在系统上面工作,让家庭中的隐藏动力能重新调整,好像我们一个人,身体里面不平衡的地方重新调整,力量就可以恢复一样。即使这小孩当时不在场,也可以实际影响到孩子;更重要的是爸爸内心也得到调整,让他真正能看到小孩,变成他内心对小孩也有着渴望,使得他们在父亲节有这样的机会能好好开始。

    记者:这样说来,比方有的父亲跟自己的母亲或女儿,有过分紧密的关系;像有的时候,家族治疗里面父亲的女儿很亲密,但跟妻子反而过份冷淡。这样的情况,比如父亲跟母亲有过分依赖,弗罗伊德就有他自己的解释,而在家族排列中是用一个位置的说法来解释吗?

  我们说系统有先后的顺序。如果家庭成员成立了一个新的家庭,他的顺序就优先于原先的家庭。也就是这个先生,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对新的家庭优先照顾,对我们来说,这个系统的运作会最好。

(下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