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气专题 灵气文章
 
 

我与灵气的“结缘”——By Azadi

 

  很多人问到灵气的问题,觉得灵气很神奇、不可思议,有 的人将信将疑,有的人顶礼膜拜,我们不妨从二元对立的看法中跳离出来,只把灵气当做灵气来看。我和灵气结缘有三年了,所以我也来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感受。我 是在参加灵气沙龙活动时结识徐属桦老师的,刚开始时,这位香港的老师花了一点时间初步介绍了一下灵气,那时我对这个词太陌生了,所以老师讲的内容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可是下一个环节开始时,我一下子被震住了,当时有位五十岁的大姐请求老师给做扫描,只见老师双手在空中“摸”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对那位大姐说,您的身体怎样,怎样;您的内心深处怎样,怎样;您的睡眠怎样,怎样。那位大姐惊呆了,连说:“是,是,是。”(后来才知道这个“摸”,叫“灵气的气场扫描”)。天哪!这可是隔着三四米的距离吔!全场的参与者既惊喜又好奇,包括我。我想所有第一次参与的人都跟我一样马上会有个惊叹号出现在脑瓜里“怎么这世上还有这门子‘功夫’!真是孤陋寡闻了!”真是幸运,我也得了一个被“扫描”的机会,只见老师微闭着眼睛,双手在远离我身体三四寸的地方开始“扫描”,从头扫到脚,然后告诉我身体“脉轮”的情况,及身体状况、情绪状态等。(当时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后来才知道脉轮代表人体的各个能量中心,再后来在南怀瑾先生的著作里,对脉轮与人体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准!很准!”这是我内心深处对灵气的第一次认可。因为徐老师的能量比较大,她在给我扫描时,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手上传来的气感和热感,那种感觉 非常安详舒服。(后来有人说,灵气是承载爱的高频能量,我非常赞同,我能感觉到这种能量里边所涵容的慈悲与爱。)徐老师说:“你熬夜熬得太厉害了”,于是把手放在我头上,给我“补充”能量。她那手比普通人的手温度要高好几度,一往我头上一放,我头就暖起来了,而且感觉有很强的气流开始从我头上往身体里边 注。慢慢的,我的困意就起来了。后来我学了灵气后,也常给自己做灵气来提升睡眠质量,比如思想安静不下了时,我就给自己做一会儿灵气,然后让那股由灵气引 发的困意把自己带入梦乡。(灵气让身体的气血流动恢复到平衡状态,让大脑重归平静)

  上课的第一天当徐老师准备给我们“点化”时,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觉得生命好像要进入另外一个“次元”似的,因为小时候也隐隐约约听过“点化”这个词,通常都是普通人被大师点化后,就“功力倍增或茅塞顿开。”在徐老师的课上,“点化”是个“神秘”的过程,老师让我们闭上眼睛,不准许窥视,诚然直到现在我还是未能得知。为了开通我们的灵气管道,老师在我们身上做 了些什么特别的“手术”,是输了什么真气进来呢,还是点开了什么穴位,不得而知。(等到成为灵气master就知道了。)总之,在“点化”流程结束后,大家手上都能感受到灵气了,“拉气”时有点像搓揉糖丝球的感觉。就这样我们的人生开始踏上了“灵气之旅”。在课堂上同学们相 互做疗愈,一时间激动、兴奋以及疗愈的成就感交织在一起。

  学完灵气后,自然是先给家人做灵气了,“江湖上”有很多人把灵气的效果“神化”了。以我个人的经验,我认为,如果说灵气的疗效有“神化”的部分,那很大程 度是一种巧合。务实一点说,就像一个人吃了很多中西药,不见疗效,结果一个经络按摩师给点摁了几下穴位,结果患者身体奇迹般地通了,康复了。我个人认为灵 气也是这个道理,它通过自然导入能量,来唤醒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有些药力去不到的地方,而它却能去到。国外有很多医疗机构,将灵气纳为辅助性疗愈和康复 的方法,这种做法是很好的,很客观看待灵气,没有刻意去放大它的作用。( 中国这片土壤可能是太肥了,什么新事物进来都容易被放大和扭曲) 然而我要见证的是,灵气确实很好用,很方便。比如曾有朋友一时性的头疼、胃疼,你给他/她做10-15分钟灵气基本上就缓解了。要不然他/她可能会傻呆呆 地让自己疼上一天,躺在床上,钻在被窝里嗷嗷叫唤。我认为这样能马上处理好的疼痛,不值得花那么多时间去疼痛。(况且长时间疼痛对身体会有很大伤害)当然 后来我学了周尔晋老师的《人体药库学》,对付这种“情绪性”疼痛见效就更快了,省了一半时间。我爱人的妈妈爬楼梯时,膝盖老疼痛(风湿性关节炎),有一天 我给她做了大概20分钟的灵气,至少保证了她在北京的那几天里爬楼梯时膝盖不再疼痛了。呵呵,这不,在某些特殊的关系上给自己“加分”了。关于灵气对关节 炎的疗效,后来倒同时听几个学员分享过,都说给妈妈或老人家做后,效果特别好。北京还有一位最年长的学员,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女儿孝顺带她来学,而 后发现灵气果然是送给妈妈的一件好礼物,老太太靠灵气身体状态改善了很多。

  事实只是让它保持事实的样子,不去放大它,不去夸张它,这样才能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让事实更好地服务人类。我们才能继往开来,在务实的基础上,对这些新 融入、新生的方法、工具、技巧、理念进行探索、发掘和利用。任何的恐惧和退缩都有可能导致闭门锁屋,不求新见,待再开门时,后来人又得重新懵懂窥探,岂不哀哉!

  关于灵气的遥距部分,听起来实在有些形而上的感觉,就像我们普通人难以理解手机与手机之间怎么会搭上信号一样。只能概叹说,宇宙间万事万物的连接,有时真 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也像最近比较热门的家族系统排列,至今为止也没有人准确考证出它背后的原理是什么,但在那些排列场域奇迹就是那样频繁发生着。生命运作 有其特定的潜在规律,但规律背后却未必能尽然找到它的原理。海啸将来之时,动物感知到了,我们人类却未能感知到。(之前,感知系统发达时可能可以)要考察 这种感知力背后的原理是什么,恐怕高科技也无能为力。据说浙大打算通过高科技对家族排列场域进行研究,这是个很开放、前卫的想法和做法。

  回到灵气课堂,当时课上有个很敏感的同学,我和她做的两个练习让我印象很深刻。第一个练习是,我在它身后隔着40厘米左右,用灵气推着她,她在感觉到灵气 后开始往前倾,我的手往后撤,她就往后倒,如此反复再三,她的反应皆很准确。这就排除了一些人关于“气感”是“心理暗示”的猜疑。第二个练习是,我们同学 面对面做远距离的灵气传输,她腿疼,我给她做了几分钟灵气后,她说“谢谢你,我的腿好多了。”哈哈,当然这个不排除“心理暗示”的可能。关于遥距的求证对 我来说并不重要,就像北大的阎兄所说的,所谓生命现象学,就是让我们尊重它的存在就好,不一定要去搞懂它。然而我所看重的一个事实是,通过灵气,个人的感 知能力上升了很多。我们通过照片,可以感知到对方脉轮能量的强弱和均衡状况,这种感知力的存在是无可辩驳事实。(和排列的呈现有共通的地方) 徐老师扫描对方气场时,往往都是隔着一米以上的距离,而不用任何媒介。而我的“遥距扫描”是拿一块碗或一个杯子代表对方的脉轮,一个脉轮一个脉轮地测,我 个人觉得这样会比较形象一些,前后的脉轮也能够有所把握。手在离“脉轮”二三十厘米处会明显感觉到气场的边缘。(大小因人而异,平衡最好)这种感知力的获 得对于学灵气的人来说,是个意外的受益和收获。(有些课程广告说提升了灵性修为,这个高度暂且不去评断,全凭个人体悟,有静经验的人,也许感受更深。)

  这是我的一点分享,有不足和言过语谬之处,还望大家斧正。近期在翻译一本关于灵气发展史的书籍,希望能从西方社会所总结的灵气经验中,帮助我们中国学员对灵气有一个更客观、务实的认知。感谢徐属桦老师,至少经由她,我的生命多打开了一扇门,多了一种可以用双手感知的体验!

                                                          2012年6月14日

                                                           By Azadi